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文英山 > 文化天地 > 英山文学 >

世 俗

2015-01-12 09:49 | 大别山毕升文学艺术网 | 作者:王再飞
我要分享

    早晨,我急匆匆赶去上班,远处见到一个背着小木箱的身影与我相向而行,我觉得这个人有点面熟。待走近仔细一看,发觉此人原来是我分别多年的高中同学安红。
  我立刻上前向她问好,可她却极不自然起来,头埋得低低的,脸也变得红红的。我暗暗打量起她来:她身上穿得干干净净的,很简朴,肩背一个小木箱,手里还拿着一个塑料凳子。原来,安红的低头、脸红,与小木箱有关,因为这是擦皮鞋用的。我顿时说话小心起来,支支吾吾不知说了些什么,因为要赶着上班,只好与她匆匆告别。
  那次相见后,不知为什么,我总是不自觉地想起安红。在我们生活的这座小城,旧观念根深蒂固,像擦鞋这样的行业,在社会上会被人歧视。从另外一位同学那里得知了安红的情况,她有一个读大学的儿子,她和丈夫同在一家县办企业上班。夫妻双双下岗后,丈夫外出打工,她因左眼曾受伤,下岗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又不甘清闲,就干起了擦鞋的行当。
  下次见面,我能说点什么呢?我是讲职业只是社会分工不同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之类的大道理,还是赞扬她能冲破世俗,勇于向世俗挑战?因为,在我的心中就存有这种偏见,我总不能口是心非吧。
  我与妻子说起安红的情况,妻子说,你的皮鞋不是常找人擦吗?以后,你就专找她擦。我说,那不妥,那会伤她的自尊的。
  一天,我和妻子一同上街,远远看见了安红,便指给妻子看。妻子说还犹豫什么,你不好意思,我来说,妻子将我连推带搡。到了安红的面前,我反倒不好意思起来。安红说,哦,是老同学照顾我。说着就叫我坐在她拿着的凳子上,她自己就坐在小木箱的一边。因为我的皮鞋是白色的,安红忙在木箱里找擦白色皮鞋的刷子和布条,她的动作有些笨拙,也许是初入此行。
  擦着擦着,妻子发现有些不对,忙叫停,可已经晚了。白色的鞋面,已经染上了淡淡的棕红色,可能是刷子擦过其他颜色的皮鞋。安红忙说对不起,迅速采取补救措施,拿起布条使劲擦起来,结果还是无济于事。她再三说对不住,说第一次帮老同学擦鞋,就搞成这样。我安慰她,说可能时间长了,鞋的颜色会复原的。说着,我付钱给她,她推辞不收。我将钱往她箱子里一扔,就快速离开了。
  白皮鞋上的染色,用清洁剂也擦不掉,妻子有些惋惜,因为我这双“鳄鱼牌”皮鞋,是花400多元钱从专卖店买的。
  再次见到安红的时候,已是一个月以后的事。
  我在超市门前正要进去买东西,突然有一个声音喊我,回头一看,原来是安红。只见她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很大方地朝我笑。她手里还是拿着一只凳子,肩上背着一个小木箱。
  安红告诉我说,自从上次擦坏了我的皮鞋后,她一直很内疚。她解释说主要是她当时帮我擦皮鞋时太紧张了,加上技术还不娴熟,所以就出了差错。事发后,她曾犹豫是继续干下去,还是放弃?最终,她还是决定要坚持下去。她说,擦皮鞋虽然是个脏活,可毕竟是靠劳动挣钱,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。于是,她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专门拜师学艺,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擦鞋的技巧了。
  告别的时候,安红很自信地对我说:“老同学,什么时候再试试我的手艺?”

(责任编辑:英山)
相关阅读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