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文英山 > 文化天地 > 英山文学 >

窥蠡杂记(散文诗十三章)

2015-02-02 10:35 | 大别山毕升文学艺术网 | 作者:高旭洲
我要分享

 高旭洲
  窥蠡杂记

  山野草木是山的灵魂。智慧心态决定人生命运。
  思索来自久积的生活积累,从感悟开始,日子缘来岁月,多彩多磨的日子里,人生只是沙子一粒抑或石子一颗。从溪水里感知山的语言,纯净而清澈。从江河中倾听大地述说,混浊的江水涛浪之中,你又能看出什么?航行的船只,只作水上浮动。看不见倒影的水里,眼睛永远无法清澈。
  常常被表象迷惑,其实不然。从一片片叶子里认知季节。从一滴滴露珠中感叹神奇。脉络的叶子知暖晓寒,萌芽与落叶,也是响应季节的号令。纵观世俗从氛围开始,常在岸边行,谁保不湿脚。
  一声清脆的鸟鸣里读出春光无限,一片片绿荫的树林里感受清新的自然。一条条脉络是枝叶的生命线。一道道溪流引伸江河和大海的辽阔与狂澜。
  从范蠡辞官到商海,可窥世故冷暖和艰险。一管虫孔里可知深藏蚁穴,不是物以类聚,也是近殊者赤,也是近墨者黑。人生不以生计,就以命挽。百年之后,从头再来。
  山水之间,人兽之间,森林草木,花鸟虫鱼……一切都是尘埃。可思可窥,可歌可叹。以物至情渐远,由情致物,只作时光寄托,转瞬物转星移。物是人非,一切依旧且仍然。
  以此等窥蠡记,世事变迁中,不以思索,或以杂谈。

  往事似幽潭

  影子掉进古井里,钥匙,再长的竹杆也触不到它踪迹。旋转内心的蛙鸣,暗夜惊扰曾经梦想的璀灿。
  萤火虫儿点亮童年的记忆,美好的憧憬,透明的瓶子里再也不能放飞它的闪烁。
  捉住一只红蜻蜒,一群蝴蝶被花朵迷藏。蜜蜂蜇着的疼痛已深入骨头,无毒且去湿。羽毛飞翔,托梦的飞鸟,再也没见着树梢的栖巢。
  片片云雾萦绕山峰,起伏宕跌成岩崖,任峡谷的溪流欣喜奔跑,透亮泉水的镜子,通透崖石的苔藓疯绿。爬满藤蔓的菖蒲,探索岩崖渗透缝隙的泉音。
  岁月垂钓幽潭之月。一只只落脚的鸟唱迷惑。
  飞瀑袅袅,于碧绿的潭水中沉浮。

记忆与海水

  一片片树林渐绿,一汪汪潭水涨停。
  汹涌的洪峰漫过思绪,春光打马而回。唯年轮唤不回古木苍桑的枝叶。
  花开过了又谢,谢过了又开,蜜蜂寻觅的路上,多少次与蝴蝶对峙,采过花的青春,又有多少微笑荡漾在脸上。皱纹编写的故事,延伸梦的海洋还是湖泊。
  鸥鸟飞翔,盘旋在守候的礁石旁边,倾听大海的絮语,一次次撞击沉默的感伤。圆润的礁石不能洞穿海的胸襟,任凭海水扑打碰撞咸涩的迷惘。
  海水涨潮,我一次被你推到岸边。
  海水龙头不能荡涤心灵纯净。沐浴疯长的记忆,伫立成礁石旁的鸥鸟,倾听海水的呼唤内心奔腾。
  浑身湿透,身心独留海滩沐浴过的咸涩。

  牛的咀嚼

  嚼过野草,蹒跚而行。一道鞭影抽在脊背。
  奔跑,身躯被负上重轭。眼前有田地,身后有犁铧。远处的乌鸦,叫得心碎。
  注定被圈上厚重的枷锁,就必然沿着沟沟行进。越过指定的界限,将是更深的鞭苔。不要指望卸下包袱,一旦卸下沉重的枷锁,就注定生命被宰割。只要有一丝毫力气,就只有拼命朝前奔啊。
  背负重的犁铧算什么?挤尽奶水可再生。牛,没有喘息的机会!
  长夜咀嚼过往记忆。谁叫你是牛呢?
  面对鞭影,昂起头颅。背负枷锁,努力前行。
  我是牛,只有暗夜里才有咀嚼疼痛的时机。

  垂钓之惑

  水面镜子反光,鱼儿水底在晃。
  守候寂静。浮子摇摆风浪,目光涌动,鱼儿是否在咬?模糊的铒食那儿去了,潜藏的鱼影,闻轻风拂过水面,丝儿牵引的是幻影,还是目光?
  手握钓杆,丝勾串上诱铒芳香。眼观动静,心无止水。重在把握起落的奥妙。
  撒下引诱的食铒,形成捕获蛛网,引来觅食的鱼群,只待时间张嘴的鱼儿咬食,钓勾等候贪婪者上当。
  扑腾只是徒劳的挣扎,大鱼小鱼都逃脱不了贪婪的命运。勾,被垂钓者拉扯,杆握在守候者手上。
  是垂钓者的心计,还是鱼儿容易上当。不用撒网,钓丝钓勾布满诱惑,静观钓者和鱼儿迷藏。
  水中有鱼群,岸上有钓者。是鱼在钓人,还是人在钓鱼?
  手握钓杆,听流水无痕滑到微澜深处。说不清内心是欣喜,还是忧伤。
  光阴里有黑影穿梭,钓勾?鱼群?隔着水面,我看见人的倒影,被鱼儿撕咬。
  迷惘,谁在垂钓。

  回忆与追踪

  船驶向深海。
  缆绳望不到边。目光拉扯的波澜轮回,鸥鸟鸣叫被礁石阻隔。
  放飞的鸥翅砣不动海水浪花,打捞的帆船不见捕鱼人的踪影,波涛是心花与浪花绽放的碰撞。一缕帆影模糊,越来越远。
  撕扯云雾拧落咸涩的水滴,双手捉不住往事的游移,迷惘眼前的风景里,心擦拭的天空,听乌云和雷电的交谈里,看谁能画出惊心动魄的彩虹,茫茫无际的辽阔,看不出苍桑。
  意念叠现中晃忽。
  浪涛涌动的追踪中,风雨总是不期而至。云涌涛打,谁能拒绝--
  骤然而至波澜巨浪。

  碧水。潭音

  苍茫,泛滥。放纵的溪水,从幽谷跌向悬崖。
  一路找寻着,绿色的枝叶,馨香的花朵。蝶飞,鸟唱,云里雾里,一座座山巍峨且坦荡。
  绿色蔓延,透亮的音符,在叶片上弹奏最美的旋律。阳光中灿烂和消失。
  聚集溪流,汇聚清澈与清纯。渗透山的厚重和坚韧,执着奔跑。越过峡谷和深山,从深山飞奔而出,跃动最美的旋律。跌宕,飞瀑。
  坠入最幽深的旋转。潭音沉寂。
  最沉寂的深潭,触不到底的是最纯净的情感。
  扔一块石头,微小的波纹也能绽动岁月狂澜。

  石头漫记

  风雪更猛烈些又如何?他山之石早已置身于冰冻。
  夜色包裹不了雪的飞舞,你举起火耙跋涉起程。
  崖涧的冰串划过的痕迹算什么?冰雹拍打的伤口又能算什么?一个失魂落魄的人路过踩着你的身躯,你没有说什么,他的脚印迅速被风雪掩盖,积雪越来越厚,越来越深。
  日光出游,创伤被雨水淋湿。绚丽身旁花朵簇拥。裸露你的身躯,漆黑的胸膛,纯净的内心。菖蒲缠绵你的身躯,鸟唱飞萦你的领地。最终又有谁与你相守。       苔藓深喑你的内心,静悄悄的话语,缠绵中枯黄新绿。
  钟情坚硬,悬立险境,利刃之下消磨自己。风和日丽,身背枯骨的游子再次与你相会,抚摸你的浑圆放声痛哭:溪水扯着河流逃走,泉水渗透山崖外出,而你为何独自坚守?
  其实那些怀抱圣经的人,都随落花流水而行,唯你啊,石头,用胸膛说话的沉默者。又有谁懂你的心思?风雨冰霜企图洞析你的内心,却始终没有明白。我至亲的兄弟,磷角被岁月抹杀,也抹杀不了你的坚韧。
  与你一起沉默,听山风和流水从脚下走过。

  蠕动者说

  皱纹调整航道,白发疏导时光。
  积攒多年的力量,日子里凝聚,岁月中爆发。
  一切过往的郁闷,沉积,悲愤,忧伤,喜怒……都将在缥缈中捡拾,化成意象的利刃,刺向你。虚拟成为现实,你终将被击倒。
  孤独迷茫,心情随秋风而至,心绪的落叶是无家可归的翅膀,梦想成为尘埃。      你被一片片落叶击溃,狂风中乱舞的枝桠抽打自己的躯壳,摇晃的身形被夕阳拉扯踪影,布满愁肠。
  倾听嘶鸣声不绝于耳,禅悟千年瓦砾,飞翔庙宇之上的沉寂,香雾萦绕。
  草木枯萎,绝不哀求。来年萌芽的新绿,仍然茂盛葱郁。

  山中忆行

  山风呓语,喃喃穿梭奔跑。溪水絮闹,喧哗透彻不息。
  被一缕云雾包裹,邮寄思绪的鸟唱;被一片绿叶缠绵,舒展青春的脉络向往。
  田野没有收割完的稻谷和麦子在期待,鸟雀没有唱完的歌声在继续。阡陌的小路寻觅蜻蜓盘旋的日子,被蝴蝶篡改它的斑剥;萤火虫儿点亮的记忆在幽深地闪烁;往事在一片蛙鸣中驻足。
  山上有我没有攀登完的路,半山腰上听不到山顶的风。攀登是为了更远的目睹,一览众山小的憧憬已将渴望耗尽,像守候山中的岩石寂静中淡泊。秋的金黄,抒写谁的请柬?红色的枫叶,血染静穆的黄昏!蝙蝠的梦想被炊烟模糊,倒悬的影子仍留洞崖石壁。
  山村游子,驰骋大江南北,是大山训服孤独!是纯朴洗涤污秽!给予江河以清澈,给予混浊以清新。山村养育之恩泛滥成江河大海,来自飞瀑的激昂,渗透幽潭的深遂,荡漾泉水的清澈。
  以树木的名义生长,以岩石的守护倾听。透过弯弯曲曲的山路,给予绿色的生命的点缀,一条炊烟点燃母亲的思念里,伤痛和温馨交炽的情感,越来越沉。
  一条钻进竹林的小路,看往事扳弯的枝节,透彻骨气和气节,节节坚韧而分明。

  合欢树

  翠绿的伞撑起片片绿荫。烦躁的炎夏,心中倒影一片片宁静的湖泊。
  心境荡漾,粉红轻柔的花朵如嫣然的笑暗藏魅惑。绿茵茵的树,一簇簇枝叶像羽毛丰满的翅膀,要飞……青翠蓊郁的树冠,羽状亘生的绿叶,不敢触碰的手里,羞涩成一片片彩云。
  月亮屋檐行走,月光钻进树林;美丽欲飞的花瓣,封闭似羞涩的多情的少女,绽放似灿烂的笑容,温暖浪漫而温馨。
  春天来时,你用朴素描画,树冠罩一层淡淡的翠绿,春风涂抹中等候爱情的足迹。夏天,你换上了艳丽的衣裳,浓密的枝叶,绿得发蓝,绿得发亮,用花朵绽放似蒲公英式的绒花,比蒲公英更加美丽动人。用一个个粉红色的绒球,密密麻麻挂了一树;一边开一边谢,心中飘舞着美丽的花絮,轻柔红艳,心湖闪烁,精彩动人。
  秋风吹过,你将盛装脱下,渐渐稀疏的枝叶间绽露出一串串荚状的果实,听秋风摇动心中的琴音,弹给远方的天懒,悠远而遐思。寒冬,你静静地沉睡,任寒风抖动 裸露的身躯,冰冻心中孕育春天的梦想,冰串串起也是温暖的憧憬。
  不忍触碰你的花朵和枝叶,不敢触及你一开一闭中的美丽与纯净。合欢树,双手摸着你的躯杆,默契中读懂你的心声。
  用云彩裹住景色,托心灵传递美丽,在欢笑和纯粹中寻找着浪漫意境。青翠蓊郁的合欢树啊!我听见你用生命歌唱的一支支充满激情和快乐的新曲,越来越悠扬而明晰。

  野菊花

  秋风吹过山岭,树木孤寂而冷清。迎战荒凉,用黄灿灿的笑容,温馨浪漫山野,惊艳片片箫瑟。.
  蓬勃生机,繁延山岭,又漫向山坡和峡谷。野菊花听草木枯萎低呤,,看落叶飘零凋谢。听沉默岩石心声。.明知自身难以逾越寒冷冰冻的寒流侵袭,仍然顽强撑起枝杆迎接秋风。你用热情盛开,足迹踏遍满山遍野,用一朵朵,一簇簇,一片片灿烂的微笑,感染着山中的寂寞和凄凉,用温情拥抱大山思索,峡谷梦想。
  一缕缕阳光轻柔的问候,也足够驱逐霜雪的冷漠,一片片盛开的花朵,也足够融化冰冻三尺的激情。任风一次次撕扯枯萎的枝叶,你坚强的枝杆,顽强抵御着更加寒冷的欺辱,即便是叶枯了,梦仍绿。即便是花谢了,枝杆仍然坚挺。保持微笑的姿势,等候更加狂烈的寒冷。
  野菊花盛开,亮丽深秋的色彩,点燃满山遍野擎起的旗帜。不只是为了秋天多一份温暖和色彩,也为了献出更多的给予。即便是你采撷它的花朵,将其晒干作忱,也能伴你温馨入梦;即便是将其采购酿造,也是一杯菊花之酒,它能抵御人生的冰冷和寒流。
  野菊花,满山遍野地开。从起伏跌宕的山谷到荒凉贫脊的山岭,给予执着和坚韧的笑容,面对你的金灿灿的笑容,有什么挫折和屈辱,是人所不能忍受的呢?
  野菊花,点燃内心的顽强和执着,在岁月的峡谷沟壑,点燃灿烂的人生。

  竹悟人生

  气节纯朴中长成,熬过漫长的冬季,根扎进冰冻和寒流的深处。
  寂寞里酝酿春天的聚集,执着地探索延伸的足迹,倾听泥土温暖的话语,暖涌生命延续的寻觅,用心镌刻碧绿篇章,一节节书写爱情忠诚,一棵棵描画心中春光春雨。
  破译雷电的足迹,唤醒沉睡的梦呓。执着和顽强顶起利刃,一听春雷的呼喊冲刺,向往的期待,一层层脱掉内心的包裹,躯杆挺直坚韧的站立,用气节擎起生命的感恩。
  末曾出土便有节,纵使凌云仍虚心。历经风雨的闯荡,你用绿色召唤鸟唱,用坚韧鼓励人心。不论是一棵竹子,还是一片竹林,它们永远是低调处世,又永远坚韧地擎起绿色的旗帜,风来了,叶片和竹子抱紧在一起,雨来了,撑着抵御和抗拒的躯杆,冰雪来时压弯了脊梁,叶片和竹子仍然相依相伴。
  有人将你制成笛和箫,有人用你休闲来垂钓,有人将你绘成一幅画。你都随遇而安,永远坚守自己做竹子的品质,永远端端正正节骨分明,拥抱大地扎实幽深,召唤人类绿色向往。
  竹子坚信,活着自己是一面面绿的旗帜,死去也是一杆杆梦的梯篙。
  啊,山中的竹子,我看到了你比人性更加高贵的品质和光芒。

(责任编辑:英山)
相关阅读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