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文英山 > 英山人物 > 英山名人 >

文坛才子—记湖北省文联主席、著名作家熊召政

2015-02-13 15:24 | 英山电视台 | 作者:张保良 刘平海
我要分享

文 坛 才 子

——记湖北省文联主席、著名作家熊召政

张保良  刘平海

 提起熊召政,人们最先想到是他的诗和小说,他的散文同样出彩,却常被 “全国新诗奖”和“茅盾文学奖”的桂冠掩盖;他的书法独树一帜,自成一家,堪称上乘;其实更为一般人所不及是他以文弄潮,驰骋商海,收获颇丰……人称熊召政是“文坛才子”,的确名不虚传。

 熊召政其人 

熊召政,1953年12月23日出生于英山县温泉镇的一个小市民家庭,在大跃进的1958年进入英山县城关实验小学读书,由于成绩优异,1964年考入英山县第一中学。但是,进入初中不久,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。然而,熊召政并没有像其他革命小将那样去死心塌地地闹革命,他却偷偷地读唐诗、宋词、《三国演义》和《红楼梦》……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,熊召政就将一颗执著的爱心献给了文学!1974年,仅20岁的稚气未脱的熊召政,写了一首长诗《献给祖国的歌》,发表在《长江文艺》一期杂志的头条位置上,于是中国文坛上便开始出现了一副才华横溢的年轻新面孔。1979年,《长江文艺》杂志又刊登了熊召政的一首长诗《请举起森林一般的手,制止!——致老苏区人民》(以下简称制止)。这首为民请命,充满激情和血性的诗,很快在全国各地传播并引起人们的强烈共鸣。1980年5月份,这首千万人传诵的诗让熊召政在北京领取了全国首届新诗奖。

熊召政耿直的秉性和他最初抱定的文学志向,注定了他日后的人生道路充满了荆棘,他因《制止》而走红,后又因该诗差点蒙难。在当时那个“极左”的小县城,对他开大会批判。批判会越开声势越大,后来还居然开到了省里,不少身居高位的人对他横加责难。但是当时的省委书记陈丕显对他表示了肯定,他才峰回路转,因祸得福,调到省作家协会当上了专业作家。那一年,他才28岁,是全国最年轻的专业作家。1990年初,当过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《长江文艺》杂志副主编的熊召政,突然隐进了商海,当上了一家高尔夫球场的董事长。六年以后,在商海中如鱼得水的他,又突然回到了文坛,并用十年时间完成了四卷本长篇历史巨著《张居正》。该书出版后再次让他获得极大成功。不但金庸、王蒙、唐浩明等大家撰文予以称赞,而且还先后获得首届姚雪垠历史小说奖,湖北省屈原文学奖,并入围万众瞩目的第六届中国茅盾文学奖。目前根据他同名小说改编的42集电视连续剧《张居正》,由湖北省委宣传部、北京紫禁城影业公司、湖北电视台和他自己创办的湖北万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4家联合拍摄,并先后在央视各省电视台播放。2012年9月25日,他被湖北省文联第九次代表大会选举为省文联主席。

传奇的熊召政所追求的文学事业和其人生都是大起大落,而他的三口温馨之家却始终平静而和谐。经商和从文皆能取得今天的非凡成就,得力于他的背后有一位贤淑而平凡的女性……

 

以诗为媒 

1970年,英山县县城一个木工之子的熊召政,响应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号召,随家一起上山下乡,当起了在广阔天地炼红心的知识青年。在金家铺区四顾墩大队插队锻炼期间,年轻的熊召政每有闲暇就捧着线装书偷着看,每有激情之时,他就写诗。可是,那线装书当时是被称作“毒草”的,熊召政看“毒草”的事被人暗算,有人向当时的贫宣队的红色领队告了密,因而熊召政当时遭到了不公正的批斗。在批斗中,几位发言者说他看“毒草”,熊召政却说那是文化,是历史,是开启人们灵魂的金钥匙!批斗的人们听他这么说,就将熊召政看“毒草”一事向区革委会上报。可是,报到当时的区委书记邱慧轩那里,邱书记却笑一笑,手一挥,不了了之。人们哪里知道,这位具有正儿八经大学学历的邱书记也是一位资深的文化人,邱书记由衷地喜欢这位勤奋好学的年轻人。自此以后,在几年的知青生活中,熊召政看“毒草”的事,再也没有人敢告密了。就这样,熊召政夜以继日地读啊写啊,他凭借一支生花妙笔,在下乡四年之后,走进了县文化馆,开始放飞着他色彩斑斓的文学梦想。一位真正诗人的生活也从此开始了。

文学创作需要才华,有时更需要胆识。中国文人,莫不以鲁迅为楷模,但中国只有一个鲁迅。同样,文人辈出的鄂东英山,为什么熊召政和刘醒龙、姜天民能够处在翘楚的地位呢?

英山是一个老苏区,属著名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。解放前,仅英山一个县就牺牲了七千位烈士。然而革命已经胜利几十年了,那时英山的农民过的是什么日子呢?因为穷,没有饭吃,1977年的英山比毗邻的安徽还穷。1979年秋天,熊召政怀着不少担忧与愤懑,一气呵成地写了《制止》一诗,其中一段这样写道:

如果春天欺骗了大地/我相信花卉就会从此绝种/青松就会烂成齑粉!假如革命欺骗了人民/我相信人民大会堂就会倒塌/烈士纪念碑就会蒙尘……我希望这首诗飞到省委书记的办公桌上/飞到中央纪检的公文袋里。

那时,他只是县文化馆的一名小小馆员,诗中那石破天惊的文字,是给老苏区人民留下祸患的极左路线的无情揭露!这无疑会触动当地某些官员的敏感神经。当时熊召政的有些亲朋好友,暗地里都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。有人还悄悄送了他一个外号:熊四苕。这个“苕”字,按当地的意思可理解为直率或莽撞。就是不知道掩饰自己。而不会掩饰自己的人,是绝不会保护好自己的,这样就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祸灾。然而,那首“惹祸”的诗当时在老家欢迎的程度,今天真是难以想象。熊召政在北京领奖归来的那天,很多农民、工人及县机关的一般干部在县城放鞭炮迎接他,人山人海围着他就像欢迎英雄归来一样。有一个生产队队长,跑了一趟二十多里的供销社,花四毛钱买回来十张白纸,裁成信纸让读初中的儿子抄写,发给每位社员学习。还有一位农民来看他,说他娘要接熊召政到他家去住几天。他娘听了《制止》这首诗后,很感动,一定要把熊召政接到他家去,杀一只鸡给这位为民请命的诗人吃……

熊召政那时才20多岁,有才有貌。那时候姑娘都非常崇拜作家,熊召政得了大奖,按理说追求的姑娘应该多的是。但小城的姑娘又是非常世俗的,因熊召政为写《制止》诗闯了祸,一些原本追求他的姑娘便唯恐避之不及。就在这期间,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邱华。

邱华当时是中南财大的大学生,父亲是县长,母亲是妇联主任。而熊召政却出身寒门,家庭条件差,但以诗为媒,两人还是走到了一起。

1982年初,熊召政结婚了。当时新房子里除了一张木头床外,就是装有大量书和少量衣物的纸箱子,纸箱子摆满小屋的四周。熊召政幽默的称他们的婚姻是从纸器时代开始。

刚结婚时,小两口不会做饭,且连煤炉子都不会生。一次买回的肉好不容易弄熟了,但吃在嘴里却像橡皮筋似的。但两人却感到快乐无比。

熊召政专注写作,在生活中总是大大咧咧,成家之后也不自觉的变得细致起来了。一次在深圳忙完公事后,他到沙头角逛街,想给邱华买一件衬衣。为了选到既便宜款式又好的,他在沙头角那条长长的商业街上反反复复地走了三个来回。那件花38元钱买的衬衣,她一直穿了很多年。

1982年,他们的儿子出生了。当时,熊召政正巧在外地采风写作,抽不出时间照顾邱华。孩子是早产的。那是因为邱华一次下楼梯不小心动了胎气,当时要不是单位的一个司机好心将她送到医院,大人小孩都将会有生命危险。当熊召政得知往回赶时,儿子正在保温箱里保着。熊召政和她们母子见面时,邱华第一句话问的是:“东西写出来没有?”

这一句问得熊召政好感动,他原先总以为家庭比起事业是小事,现在他忽然觉得,家也很重要。

 

 

商海过客

 再恩爱的大妻,结婚后难免会发生一些小摩擦。名人也不例外。

1990年,在文坛上身兼多职,在事业上蒸蒸日上的熊召政,竟突然作出了令人瞠目的举动,选择了下海。成为商人后,就不可避免地有很多应酬,也不可能有太多时间坐在书桌前。邱华非常不高兴,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沾有铜臭味的人。在她眼里,当作家应该远避奢华,自甘寂寞,否则,就不要去当作家。

起初,为这事他们老是争吵,有时还吵得非常厉害。邱华说:“你要经商干什么?你看我们现在的生活也算是小康了。如果我爱钱,当初找的就不是你。”熊召政却有自己的理想,“现在的文化人也不能守着清贫装清高呀,一个人只有经济独立了,人格才能够独立。”邱华说:“商场如战场,你丢掉自己的专长去做一件你不熟悉的事,得不偿失。”他们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,邱华便说:“既然你下定决心,只当是体验生活吧!”

如今身为某研究中心主任的邱华,尽管自己的工作压力很大,但她相夫教子的观念很重,所以成家后,她一直甘当着爱人的一片“绿叶”。其实熊召政对邱华也是理解的,她反对经商,就是希望自己在文学上继续有大的造就,出发点是好的。但是好男儿志在四方,一个人一生应该作多种尝试。熊召政说:“夫妻之间呵护自己的家庭同样也需要艺术灵感。保护好自己的家庭就是保证了自己的事业。很少有家庭分崩离析的男人,能将自己的事业搞得轰轰烈烈。”

正是有这位贤内助的支持,熊召政在商海里才如鱼得水。五年的商人生涯,他还成了令众朋友佩服的“阔佬”。

 

古卷青灯

  十年古卷青灯写就的《张居正》一书,熊召政是花了其中一半时间来研究,一半时间用于写作。为了很好地完成它,就是外出谈生意时,他也总是将大量研究的史料和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一起带在车上,以便于随时工作。

 熊召政为什么会突然萌发出写此书的念头呢?他对笔者说,“我原来是诗人,后来改写历史小说,历史小说其实就是两个字——史诗,融合最高境界的史诗就是历史小说。我的忧患意识迫使我要带着很多现实问题去思考中国的历史,加上我本人又是一个对现实充满激情的人,我改写历史小说便是早晚的事了。张居正是明代万历年间的一位名相,中国历史上一个王安石式的改革家。他挽狂澜于既倒,厉行改革多有建树,使病入膏盲的朱明王朝有了垂名青史的‘万历十年之治’。他生为人杰却又生不逢时,他的帷幄运筹与席无暇暖的打拼,只能让帝国抹上一层夕阳西下式的金辉。一棵近三百年的老树在昏鸦乱飞的聒噪声中訇然倒下了,张居正也陷入了人生悲剧的泥淖……他倡导并力推的这场流星一样倏然划过历史茫茫暗夜的改革,对时下中国参照意义,甚至远远超过历史各个时期的朝代。一种强烈历史使命感,再次召唤熊召政举起文学的大旗,从生意场上灯红酒绿的应酬中重新回到了装满线装书和竹简的书斋,开始了四卷本140万字长篇历史小说《张居正》的创作。

对于熊召政回归文坛,邱华是早有预感的。平时,尽管她在单位是个大忙人,但总是千方百计挤出时间,当熊召政写作的助手。她还始终是熊召政创作《张居正》初稿的第一个读者、第一个校对、第一个编辑。她看文章还十分苛刻呢!一次看完初稿,其中一回有这样的细节:宰相张居正和朝中大臣高拱、冯保等从殿内走出,一行边走边谈笑着,这时,张居正远远看见几个护卫立在桥上站岗,便主动与他们打招呼。邱华于是提出,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王朝里,一个堂堂大宰相不可能主动与地位卑微的护卫打招呼,这样写不是脱离了当时的历史背景吗?熊召政听后就改过来了。为了便于校对、修改,邱华还买了成语汉语词典、古汉语等工具书摆在案头上。

2003年冬天,熊召政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《张居正》一书获首届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奖而去北京,正好他妻子可以休假,他带着妻子去了。在北京,一位想在《张居正》电视剧中扮演女主角的年轻影星打电话过来,要到北京同他见面。他们约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。第二天女孩来宾馆接他,熊召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她介绍妻子。女孩有微微的惊愕,那女孩很快地调整了自己,转而热情地陪熊召政的妻子了。

熊召政花了五年的准备时间,用了五年的时间写作,一百多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《张居正》与国内外读者见面了,该书于2005年全国第六届茅盾文学奖评选中名列榜首,并由中国电影集团、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、长江出版集团和湖北电视台等单位联合摄制42集电视剧《大明首辅张居正》,熊召政亲自担任编剧,于2007年摄制完成。长篇历史小说《大明首辅张居正》同年获全国“五个一工程奖”。但是,熊召政并不因此而满足,因为他还处在创作的成熟期和旺盛期,他的创作之路还很长……很长……。

(责任编辑:英山)
网友评论